打开记忆的闸门,记忆如流水般“哗哗”流了下来。我站在流水边,细细观看,不经让我看到了那件事......

那时候,您是才接我们这个班。您对我们不熟,我们对您也不熟。一直以来,我们班的纪律都不是很好,可您不知道。

那一次,我们班上英语课的时候的时候,讲话同学太多,您知道后,很生气,就对我们说:“你们真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是吧,那你们好好想想,自己有没有讲话,等一下我再来问。”过了一会儿,您来了,说:“上英语课一句话都没讲的同学站起来。”我想都没想就站起来了,因为我是一个好强的学生,总是觉得自己是最好,没有一点缺陷。我想,正是因为我这种好强的性格,让同学对不满,旁边的同学偏说我讲了,我委屈的很,很想解释,可就您问都不问一下,就叫我坐下,更别说让我解释了。我知道,您当时很生气,又不了解我们班的情况,可是,您也不能蛮不讲理吧。当时,我觉得您的脾气好倔哦,宁愿听别人的,都不听这个当事人的解释。如果我真的讲了您把我拖出来,我改,可您居然无动于衷。当时我可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我差点哭了起来。您却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是一个很爱强的女孩,您这样让我觉得很伤心。可您继续讲您的。您说站起来的大家都同意了的可以走了。听到这名话,我的泪光在眼眶里打转。老师,您不知道,当时我的心里感觉是多么委屈,多么冤屈啊!我真想马上站起来,转身就走。然后,您叫我们坐着的静坐。静静坐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要静坐,难道真的是我错了,还是您真的冤狂我了。我一直在想啊想,难道我真的讲话了吗?我开始回想:上英课,我一直在跟英语老师一起读,直到我问了一个同学一个单词。难道这也算讲话吗?我很不服气,就在想是不是针对我啊。回家,我把满肚子的委屈全向爸爸诉说,可爸爸说是我错了,我很不服气偏说您错了,爸爸说:“有什么问题,应该下课问,不能上课问。”这个时候,我才觉悟,我想对您说:“老师,我错怪你了,对不起”

看看这儿,我现在还感觉非常内疚,我现在借这个机会再次对您说:“您能原谅我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