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夏日,秋霜,冬雪。时间乐此不疲地轮回。

——题记

夏曲

春天还没来得及用花环打上一个句号,夏天就用滚滚的雷声另起一行了。

夏的激情把我的心装满了。

成熟的果实把菜棚爬满了。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诗情把江南溢满了。

光是槐树花、樟树花、栀子花的清香,就把时间的空间挤得窄窄的了。

一切来得是那么突然。

可夏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烈日当头,一会儿又是打雷下雨,刮风闪电。

带正电荷的云和带负电荷的云常常会在午前拥抱。闪电是它们的倩影,雷声是它们的笑语,雨滴是它们的欢泪,彩虹是它们邂逅的见证。

那仿佛是“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水乱入船”的写照。

这是龙舟竞渡的时节,芦叶、芭蕉裹着一个多角的传说,千家万户不约而同地祭祀着一个伟大的诗魂。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一段无词的曲。

秋即将分娩,夜不再寂寞。

秋词

高温警报还在耳边回响,就像烈日一样在耳畔灼烫,转眼间,天气却凉得像仲秋,只几场并不见大的雨,就淅淅沥沥地带走了暑意。

天边再也没有火一般的红云,地上也不再有白光,马路上也不再有水汪汪的蒸汽雾了。在烈日下垂头丧气的树木顿时精神了,仿佛生命得到了重塑。

风吹拂着半黄半红的枫叶,这叶子如一位少女在微风下翩翩起舞,它们没有沉稳的心情去等待,迫不及待地飘向自己小小的天地。

有的在潮湿的墙角孕育着自己的梦想,有一天,它会化成一朵会开放七彩花瓣的小花,独自沉醉;有的大大方方地飘向人群涌动的路面,细细观赏匆匆学子为学习来回奔波的表情;有的飘落到梧桐树下,深情地仰望,为它高大硬朗的身姿而羡慕不已,并暗自埋下梦的种子;有的飘到水池里,或顺水走遍天涯,或助落水的蚂蚁到达岸上;有的沐浴落日的美丽,轻轻度过每一天。虽是平淡,但快乐自在;有的飘落行人的手中,触动他们童年的记忆,被行人深情地放进心爱的书里,寄托那久远的思念……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是一段没有曲的词。

风吹拂着你,我,他。

雨滋润着你,我,他。

草伴随着你,我,他。

花送走了你,我,他。

秋过得跌跌撞撞,冬似乎又迈着沉重的脚步走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