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那年,一场罕见的狂风席卷了我家茅屋,也改变了我的生活。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全家就住在邻居家里,爸说有种寄人篱下的味道,要建新房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爸请来了压砖的师傅,艰辛的努力终于换来了那方正的砖坯。不料,接连几天的暴雨便摧毁了这一切——砖坯全倒了。爸再也没有抬起过头。

小学毕业到中学报到的前一天晚上,小哥便退学了,他说他的智能不如我和大哥,便放弃了读高中的机会。那天晚上,我们全家都哭了,唯独小哥没哭。爸说对不住小哥,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小哥便指着我和大哥安慰爸说我们是家中的希望。爸含着泪望了望小哥,又望了望我和大哥。

第二天到中学报到之后,爸居然给了我5元钱。我惊得不知所措,这可是我第一次拥有这么多由自己支配的钱。爸望着我的傻样,笑了,“挤出来的。”他慈爱地说。回去的时候,爸又从蛇皮袋里拿出两瓶干菜递给我,说:“调一下胃口,千万不要光吃这个。”

拿着5元钱,竟然不知该怎样用,也舍不得用。几天之后干菜吃完了,便小心翼翼地用这钱去买菜。一周下来,除了买菜的8角和买蜡烛的4角之外,我把剩下的都夹进了小哥送给我的那本书里,第二天又从家中带来两瓶干菜,以后这就成了我的习惯。爸妈不解,说我瘦了,问是不是与这干菜有关。我笑着说是带给同学吃的,他们挺爱吃。爸妈信了,没再问什么。

一学期下来,当我翻开那本书时,眼睛呈现了一叠零碎的小票,一数,竟有三十二元二角。这下我不再是无产阶级,而是一个小“资本家”了。我的心激动得怦怦直跳。

寒假回家,别人都忙着准备年货,我家却没动静。爸妈显得不安,一脸的愧色。爸说这是暂时的,以后会好起来的;妈则哭了,挺伤心,说我们跟着她受苦受累。小哥、大哥都无语。我来到房里,从书中拿出那些零钱——我的第一笔积蓄,郑重地交给了爸爸。爸一脸的惊诧,妈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说明白了……

第二天,爸称回了几斤肉,几斤瓜子,年便过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