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蓝的秋日天空荡漾着微微的涟漪,玫瑰街的草地在和煦的阳光中懒散得摇晃着身体。纯白的大理石别墅反射出金色的阳光。纯美的琴声像是大自然肉融入的背景音乐,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就像是明净的天空一样,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小小的花园中弥漫着花香,淡淡的,如丝一般。三个少女围坐在钢琴前,其中一个手指在琴键上行云流水般的弹奏,另外两个细细地聆听着,脸上是一种如痴如醉般的表情。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不要……

这个琴声……就是我的一切……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天使……

我的生命……起始于……音乐的第一个音符……

终止在……最后一个……连绵不断……延续……

不愛那麽多

只愛一點點

别人眉來眼去

我只偸看你一眼

“这曲《野花》真的好棒啊,还有一些悲伤呢……”苏菲叹了口气,意犹未尽地说。“好象是把心底的什么东西触动了一样,好美,好浪漫,又是一个悲伤的结局哦。”她的神思还有些恍惚,眼神里有些迷茫,似乎心已经跟着音乐一起飞走了。

“是啊,悲伤的情绪总是比喜悦来的更快。如果说喜悦是翻着浪花的大海,那悲伤就是涓涓小溪,不汹涌,却也来得湍急。”苏茜像是一个诗人一样评论着这首曲子左手拄着下巴,偏着头,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罗丝,再来一个喜悦一些的吧。”

坐在琴凳上的女孩没有说话,双手做了一个呼吸式的动作,垂落时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那是Histoire D”un Reve啊!

梦的故事,一切都是美好的、光明的,爱与纯真,梦与自然,交织在一起,心啊,属于我的神圣的地方,便是这里了吗?

野外的空气格外新鲜,环境格外迷人。小小的一家人及罗丝的两位朋友懒懒地坐在草地上,后面放着一个大烤箱,里面烤满了吃的。另一边,三个女孩在热烈的讨论着钢琴曲,三人中间的温度剧烈的上升,火花剧烈的跳动。

“不管怎么说,”罗丝撇撇嘴,“我是钟情于《野花》,永远!”她边说着,便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看姐妹俩,一绺黑黑的头发缠绕在她的右手食指上,一松开,绕了好几个弯儿。

“我还是觉得《爱的协奏曲》好听啊!不论你们怎么想,我认为凄美的爱情是最吸引人的。”苏茜撅了撅嘴,又摇了摇头。

“哼,你们就喜欢那些歪门邪道的爱情,”苏菲不屑地说,“什么破爱情,我才不信咧!要我说,《星空》是最好听的,与自然融为一体,那样的感觉……多好……”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有了一种飘飘忽忽的感觉。

“我说,你们都别吵了,音乐,只要用心去体会,每一首音乐都是最美的。还有,你们要不要吃烤串了,要不然,一会儿,可能就凉了!”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罗夫人走到了他们跟前,说道。

“嘻嘻,更有可能啊,一会儿我就吃没了!!”罗先生挺了挺肚子,一口气咬住了三串。

“喂!!”

火炉里的火燃得正旺,人们的火气也都烧得很足。酒足饭饱后就有些犯困了,惺忪的眼睛,连连有人打哈欠。

“我说,哈欠是会传染的,对吧?”苏茜挑开的话头。

“对呀,听说是吔!”罗丝附和着,一遍又忍不住打了个打哈欠,“唉,打哈欠一点都不好玩。”

“那我来给你们讲几个笑话吧,保证让你们不会犯困了!”苏茜有些嬉皮笑脸。

“好哇好哇!~”所有人都凑了过来。

“咳咳~哈~(“别笑!给别人讲笑话你还笑!”苏菲责道)

“一自称“老夫子”的老头对一个调皮的学生说:‘金庸所创作的小说名称的首字联在一起,成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个,你知道吗?’那老头得意洋洋。‘哼,现在谁还看那个!你知道J.K罗琳么?’学生反驳道,‘她写的7本书可以连成一句话!哈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这么有才?哈哈哈哈~”所有人都缩成了一团儿,苏茜更是在讲完后在地上打起了滚儿。

“呵呵~嘻哈哈哈~还想听么?”苏茜又开始故作神秘。

“想!当然想了~刚才那个太逗了!”人们又把身子探了过去。

“好!哈哈哈哈哈哈……”苏茜又忍不住了,躺在地上一边笑,一边揉着肚子,“我……哈哈哈……肚子疼……嘻哈哈哈……”

“喂!你不讲,我可讲了!”苏菲把她的笑声打断了。苏茜又重新坐了起来。“千万别!你的笑话一点也没有意思。”

下面的这个笑话是这样的:

“有一次我坐公交车,车上挤得都受不了,也免不了擦、碰的现象。

“一个青年从一女人旁边挤了过去,不慎踩到了人家的脚。那女人张口就来了一句:‘你有病啊!’

“别人都以为那青年会停下脚步给人家赔礼道歉。可谁想到,那青年回了一句:‘你有药啊!’顿时车上就笑成了一团,可那个女人没笑,那个青年也没笑。

“女人横了他一眼,说:‘神经病!’那男的当然也不甘示弱,又回了一句:‘你能治啊!’车上的人都受不了了,车发出了‘吱——噶’一声响,司机踩了刹车,趴在了方向盘上就开始乐。

“接下来,你们就知道了,”苏茜指着狂笑不止的罗丝和苏菲说,“我在课堂上也因为这件事情乐,结果好选被班主任给‘请’出去——因为她当时在讲一悲情小说。”

“好了,孩子们,”罗先生有些责怪的意思,但脸上还是有着狂笑之后的痕迹,“明天就该上学了,你们可不能拖得太久。”

“是啊——哈——啊——”罗丝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酸痛的肚子,“我的肚子再笑可就受不了了。”

“呵……我们都是这样啊,”苏菲说。“哈——啊啊——”奇怪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冒了出来,苏菲怪模怪样的打了一个哈欠。

“哈哈……哈欠会传染哦……哈哈!”

笑声席卷了整个天空,把周围的空气震的粉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