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圆的小脸显得很焦急,她说:“李爷爷,天天看见您打铃,您今天怎么不打呀?”

李爷爷不禁笑了。心里想:“这小丫头,星期天还不想让我休息哩!”他却故意问道:“打铃干什么呀?”

“一打铃,妈妈就下课了。”她说着向远处的一个教室瞟了一眼,“一下课,妈妈就来带我玩去了。”

李爷爷觉得有点奇怪,又问道:“你妈妈到哪儿去了?”“在那儿!”倩倩的两只小手托起李爷爷的一只手,指向远处靠近校园围墙的一间教室。

教室的门半掩着,门口放着几辆自行车,那里是林老师所教的班级。李爷爷明白了——林老师又在给学生补英语课。

“倩倩,到那儿去喊你妈妈回来不就行了?”

“不行!不行!”倩倩又摇头又摆手。

“那是大哥哥、大姐姐学习的地方,妈妈不许我去。妈妈说,我要是去了,她就不疼我了。”

李爷爷轻轻地抚摸着倩倩乌黑的头发,沉默良久,忽然他脱口问道:“倩倩,你爸爸咋不来带你玩呀?”

话刚出口,他又后悔不该这样问。半年前,他就听一些人谈论林老师。原来在城市里工作的丈夫叫她调进城里,不想让她教书。林老师看到这里缺少英语教师,就不愿调动,更不愿改行。两人彼此闹翻了,听说还要离婚,不知——

“爸爸?爸爸在城里,妈妈说……爸爸……不要我了。”倩倩低声说。她用洁白的牙齿咬住薄薄的嘴唇,慢慢地垂下了眼睑。

“李爷爷,该打铃了吧?”许久,倩倩又闪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期待地问。

“噢,对对!……不不……再等一会……”李爷爷语无伦次。倩倩看了看那边的教室,失望地坐在小凳子上。她的胳膊支在腿上,两只小手握成拳头,托着腮帮,出神地盯着铁铃。

过了一会儿,小脸上笼罩着怨艾和期待神情的倩倩,像是说给李爷爷听,又像是自言自语:“妈妈告诉我,铃一响,她就带我去玩。妈妈最不会骗人喽,妈妈还和我拉了勾……”

李爷爷的心一颤,他激动地看着倩倩,又转过头望着那半掩着门的教室。李爷爷的眼眶有点发潮……倏地,他弯腰抱起了倩倩——一只白皙的小手拿着铃锤,被一只布满老茧的大手紧紧地握住,有力地击向铁铃!

当!当!当!清脆的铃声在校园上空久久地回荡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