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很厌恶某些小孩。说真的,我觉得那些小孩特别无聊,他们似乎时时刻刻都在向我展示他们的快乐。而我却总被他们惹得悲伤,这让我受不了。

我的表妹——一个我很讨厌的小孩,当然我不否认在她什么都还不懂的时候,我喜欢过她。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表现出一副特别张扬的样子,老在我面前炫耀,甚至会从头到尾地死缠着我不放,要我去看一件什么东西。我厌烦透顶,因为我明白肯定又是无聊的东西,没什么值得好看,就是浪费时间而已。

一次我被缠得没办法,就去了。结果她老指着地上的一双拖鞋要我看,我差点没发疯。一双拖鞋,一双俗气得要命的拖鞋,而且颜色是那么黯淡,八成是地摊的剩货,我确实搞不懂这有什么值得看的。

我当然不会像大人们那样虚伪,会打趣地说漂亮,真好看,问谁买的呀。虽然我知道要是这么说的话,事情会了结得更快,但我就是不愿意看她得意的样子。我有一段时间甚至十分喜欢看小孩歇斯底里地哭,她越哭我越高兴。我可不想虚伪地说些好话来让她开心,这让我觉得自己也变得和她一样可恶了。

我故意问她:“怎么了,要我看什么?”

她却更狡猾,不说要我看新鞋,而只是一个劲地叫我看,让我去看。

“天,我看了,然后呢,怎么了?”我声音提高了。

她像是吓了一跳,说:“我的新鞋!”

我扔了一句:“难看,无聊!”便甩门进屋去了。现在想起来,她那时根本不知道“无聊”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想说说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我正在吃饭,窗外一阵阵让我无法忍受的尖叫声,吵闹声,烦得我捂住了耳朵。我明白,肯定又是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小孩在玩那些无聊且毫无意义的烂游戏,那些游戏甚至一句话就可以很详细地介绍清楚。如此简单,但他们能玩得天昏地暗,惊天动地,然后闹上一夜。他们在喊猜拳的口号,然后十几个小孩同时扯着嗓门大叫。天,我就搞不明白,为何他们就那么无聊呢。

我摔了筷子,叫了一声:“无聊!”

妈妈显然不满,她说:“什么叫无聊,动不动就无聊,你小时候不也这样过来的吗?无聊什么?”

“无味的游戏,他们却弄得如此夸张,不无聊吗?”

“你小时候不也这样的吗?”

我说我小时候也玩游戏,但是不会像他们一样无聊。

妈妈说我是忘了,忘了小时候有多“无聊”。

爸爸说:“你小时候,一年到头就只玩一个游戏,你总是兴致勃勃地跑到你房间的窗帘后面,躲在那里面叫‘爸爸,来抓我’,等我掀开帘子,你就会高兴得大笑,然后又把我推出来,让我捂住眼睛,然后又跑去那里,叫我来抓你,然后又很开心地笑。就这样一直玩这个游戏,我跟你说换个位置藏,你又不高兴,一定要藏那里,我有时候就假装找不到你,你就老在那里叫‘我在这里呢,爸爸’,有时甚至不让人吃饭,就是要陪你玩这个游戏。你说说,这无不无聊呀?”

我像走进了童话,虽然我已忘了这些事,确实是忘了。我突然觉得一切近在眼前,很清晰,很清晰。

妈妈像是抓住了一个话题,她对爸爸感叹:“你说这小孩怎么就这么有趣呢,他们像是永远也不会厌烦什么,哪怕是单调的东西,也能喜欢好久。”接着对我和弟弟讲,“小时候给你们讲故事,听了好几年,也都一定要听‘小红帽’的故事,反正每夜都得讲‘小红帽’,别的不好,就这好,我就是讲了别的故事,最后还得再讲一遍‘小红帽’。我还得变化着语气、神态和动作来讲,不是怕你们无聊,是怕自己没了耐心。就算我用同样的方式讲,你们也不会厌烦,而且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真搞不懂你们。”

爸爸说:“小弟小时候才厉害呢,一个人坐在那条小兔子毯子上,无论别人玩什么游戏,他都专心致志地搭他的积木,搭了又拆,拆了又搭。有时我们大人看着都无聊,就过去陪他玩,向他借了几块积木来,搭起了我们自认为很特别的造型,然后拿给他看。他把我们搭的拆了,又搭他自己的那种造型。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造型,就只是把积木一块一块连成一条而已。那么简单的游戏,而他能坐在那里玩上几个小时,也不说一句话,自得其乐,十分投入的样子。呵呵,这也是无聊吧。”爸爸口中的小弟就是我弟弟。

……

爸爸妈妈刚才说的这些,似乎让我明白了,我对这些容易满足的孩子犯了错。其实他们很容易满足一种生活,怎么会是无聊?很开心地享受一切,又怎么会是无知呢?或许,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段“无聊”的时期!

“我也曾是这样的”,这个事实让我突然原谅了一切,不,犯错的是我。我承认自己是自私的,因为谁会去恨一个曾经天真的自己呢?

这时,窗外又想起了那帮孩子的吼叫声。他们很开心,很快乐地在夜里奔跑,不断喊着:“来追我呀!”“快跑!”突然觉得这个游戏也很好玩,并不无聊,无聊的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这帮整天忧郁着却自以为是地认为别人无趣的大孩子。

希望下一次表妹在向我介绍她的新裙子时,我能对她说:“真漂亮!”也许这样的机会不多了,因为她也快长大了,也快变成像我这样的大孩子,和我一样动不动就会喊“无聊”的大孩子。

我们都要长大,长大了就不无聊了,但是长大了,就会很轻易地犯着那样一个错误——忧郁地把幸福说成“无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