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戴头箍,脖挂念珠,手握双刀,身穿皂衫,性格倔强,好酒贪杯,死要面子……这就是梁山排名第十四的行者武松

有的人说武松倔强,有的人说武松勇猛,而我则认为武松不过是一介武夫,逞强好能罢了。不论是在景阳岗上打虎,还是在酒馆里打蒋门神,都是“醉”打,可见是酒后乱性,欠考虑的成分多。在景阳岗上,武松对扑来的老虎没有丝毫戒备之心,全靠酒力发作,神智不清,才使他的胆子大了起来,揪住老虎一阵乱打,打得老虎七窍流血而死。试想一下,如果不是借酒壮胆,一个大活人岂有不惧猛虎之理?这一怕一跑,恐怕早就被老虎咬死了。(《水浒》里的另一个打虎好汉李逵也是因为母亲被老虎吃掉,靠一股怨气支撑才得以连斩数虎。)本来应该是“酒后误事”,却被他“酒后打虎”,他只是运气好罢了。

在我的眼里,武松不仅贪杯,还死要面子。到景阳冈山腰,看到官府的榜文,知道山里真有老虎后,他已经后悔没听店家的话,想往回走了,但又怕别人嘲笑他,便把心一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为了那点儿可怜的自尊、虚荣,竟然用自身的性命作赌注,更不用说后来为了报仇“血溅鸳鸯楼”,连无辜的丫头佣人都一并杀害,这实在不是一个理性的人该有的行为。

武松在我眼中就是这么一个莽夫,我不欣赏这样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