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的进步,给生活带来了福音。可细细想来,我们也因此损失了不少质朴可爱的东西。譬如,在电扇旋转不休的今天,你几时享受到“香罗小扇扑流萤”的情趣?在灯火通明的房间,你哪里去寻“一灯如豆”的情调?在高楼上悬空而居,你又哪里去追忆木栅竹篱的美丽画卷?眼前车水马龙的大街,我分明记得,在儿时是马行牛步的一段路,路边就是一碧连天的田野,抽水井架昂首向天,姿态优美地站立了无数年头,甚至老远都听得见它吱吱作响的声音。然而这些回想如海市蜃楼一般,因为眼前繁闹的街景、矗立的高楼分明才是最真实的存在。于是不免有沧海桑田、物换景移之感。

幸好,儿时生活还不那么“现代”,还有许多质朴自然的事情可以回味,这倒成了今天庆幸的事情了。小时候我们穿着裤衩小褂在泥沙堆里打滚,赤着脚丫在田埂上追扑红蜻蜓,爬墙上树掏鸟窝,点蜡烛打手电筒钻防空洞,那一切来得多么快活!而现在的小孩子,他们在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房间里起居,被装扮得像个玉瓷人儿,与电动玩具、五彩积木、洋娃娃、游戏机这些干干净净的现代文明产物相伴度过童年、少年。这样的孩提时代,就少了我们从前享受过的“野趣”。而孩子们是最应该让他们亲近自然的呀!

一次,朋友提议,旅游去吧!我脱口而出,到西双版纳去!那可是个遥远美丽且原始神秘的地方,那如画的风景一直让我神往:婆娑的凤尾竹下,孔雀张开五彩之屏,一位少女在清流边濯衣淘米,炊烟在小房顶上袅袅升起,肩搭毛巾卷着裤脚的男人们正在田里干活……无数次,我的心逃离城市,在梦中的地方流连。

看过新加坡画家笔下的一幅陈街旧巷:青灰色的瓦房错落着,低矮、破旧,挨挨挤挤亲亲切切。这是在高楼林立的都市里依着记忆复原的一幅古旧街景,一个逝去又永留在艺术中的旧梦。面对它,就如同打开一所祖居,嗅着古色家具散发出的陈香一样,神思悠悠……自然、质朴、古老的东西总是很有韵味的。

近年来,都市的园林绿地设计观赏性强,但“野趣”却少了:地形整齐,植被以草地为主,乔木零星点缀,小鸟小虫找不到栖息、藏身之处,早已逃之夭夭;鲜花的栽种方式让蜻蜓蝶儿们惶惶然,或是即时栽种,或是栽于盆埋于地,不时调换,四季挖地不止,鸟虫终年不得安宁。枯枝落叶一概扫光,燕子无以托庇繁衍。美国一女作家写过一本小说叫《寂静的春天》,描述了一个人工植物茂盛、自然生物死绝的春天,从而掀起了美国的环保热。事实上,没有莺歌燕舞的春天不是真正的春天,没有鸟叫虫吟的大自然不是完整的大自然。

我留意着自然质朴的所在:在缤纷炫目的现代色中闪露出一点清新淡雅的自然色,在人工修饰的环境中露出一片浑朴未凿的空间,在年轻崭新的物什当中出现一两样染有风霜散发陈香的东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