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向日葵花田里小青虫躺在薄得几乎透明的花蕊中安静地吐丝,冰冰凉凉的月光从香樟树叶之间倾泻而下,流淌在嫩黄的花瓣上。“咝咝——”小青虫的声音很小很小,它不能让同伴们知道,它肚子里所有闪着光的、细细的丝,竟然都是绿色的。它已经偷偷为自己哭过好久:为什么别的小伙伴都是美丽的纯白色,皮肤像牛奶一样光滑,特别是晴天的时候,总是白白透透,温温润润的,而自己却是难看的藏青色,还带着脏脏的暗黄色?就连一向都十分宠爱自己的妈妈也哭了:“孩子,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小青虫听话地离开了,它舍不得妈妈,只好躲在小镇的花田里。它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走的,没有谁知道它去了哪里。

花田里开满了阳光一样温暖的、金色的向日葵,这儿也有好多好多小虫子,它们都可爱极了!小青虫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夜晚,花田上的月亮冰冷冰冷的,冷得即使在夏天也会让你瑟瑟发抖。小青虫缩在软软的花蕊里,它现在太想拥有一件自己的衣裳了。比如,像妹妹那样拥有一条雏菊般嫩黄的裙子,在风里轻轻飘飞,那感觉一定美极了!它听到过住在隔壁的蜜蜂大哥夸妹妹穿上裙子像个小公主。但自己只有绿色的丝,什么漂亮的裙子也没有!

“呜呜……真的好冷呀……”小青虫忍不住了,它看看一片金黄的四周,小虫子们都已经睡了。“咝咝——”小青虫轻轻吐着丝,华丽的月光旋转在圆圆的花盘,一缕缕青色的细丝仿佛暗夜的萤火虫,在蕊上闪着绝美的光芒。“真漂亮啊!”小青虫在心里说。它狠狠地加把劲,希望在明天,自己就可以穿上美丽的衣裳。月亮在云层里滑着舞步,荧荧的绿光在花丛中闪烁着。小青虫已经吐空了肚子里所有的绿丝。它用从仙人球爷爷那里要来的针,一点点把丝线连接。缝了好久好久,一条闪着光华的绿色小袖子静静地躺在向日葵里,盈盈生辉。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升起来好久了。花瓣上透明的露珠滑进蕊中,浸透小小的袖子。小青虫开心地笑着,它看见清甜的露水把袖子上一切污垢都洗净了,剔透的青丝折射出淡绿的光。“这颜色真漂亮!”一只水蓝色的蝴蝶停在花沿瞧着它的袖子,扑闪着翅膀说。小青虫看看蝴蝶,不说话。一会儿,它小心翼翼地问:“真的吗?那你可不可以帮我把它晾在树上?喏,就是最大的那一棵。”小青虫动了动头向蝴蝶示意大树的方向。然后眯眼看着香樟树叶上蝴蝶帮她挂上那条小小的绿袖子,琉璃一样的阳光照耀下,无与伦比。

“等我把整件衣裳都做好了穿上,一定是花田里最最好看的!”小青虫快乐地想。它不知道,一直飞舞在它身后的水蓝色蝴蝶,也是这么想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