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我就爱做梦,其中,最爱做的就是教师梦。因为,我的外公是塾师,父母、几位哥哥、嫂嫂和姐姐都是令人尊敬的教师。虽然我的父母和一位当大学教师的哥哥在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一家人都受到牵连。但他们始终无悔无怨,勤勤恳恳地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崇高的教育事业;我始终以这个有这么多“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教育世家”为荣!一直做着教师梦……

  记得小时候,有人到家中找某老师时,常常因为找错人闹出笑话。所以,再有人来找某老师时,我就会问来人:“您要找的是哪位某老师?”

  起初,来人非常奇怪!当我告诉来人说:“我家有好几个某老师,其中有老某老师、小某老师;有男某老师、女某老师;有教幼儿园的某老师,也有教小学、中学、中专和教大学的某老师……不知您要找的是哪一位?”

  来人听了之后,不由得肃然起敬!告诉了要找的那位某老师的名字或所在学校,才找到了要找的人。

  1958年,我未如愿考上高中或师范,而录取到工科的中等专业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去支援矿山建设,一干就是一辈子。虽然一直没有当上教师,但以从事过职工文化、技术、业务和职业教育而自慰,也算是实现了当教师的梦想,但我仍然做着教师梦……

  因为,我们家虽然从我外公、父母到我们的下一代,先后有十六个人是教师或当过教师,包括当过工程硕士导师一位侄女、当过大学教师又弃教改行的一位侄子、当过代课教师的妹妹和从事过职工文化、业务、技术、职业教育的两位哥哥和我。但到我女儿大学毕业时,我父母已去世20多年,我们这一代已全都退休了,我们的下一代也没有当教师的人了!

所以,我依然做着教师梦,多么希望我们这个“教育世家”承前启后,不致在女儿这一代中断……

女儿大学毕业后,未能走向教师之路,在企业的基层工作几年之后,怀着孩子考上了硕士研究生。三年前,我女儿终于走上了大学讲台,终于园了她教师梦,也园了我的教师梦……

我经常提醒她:“现在当教师确实不容易!你得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能否像你爷爷奶奶和其他当教师的长辈一样无悔无怨,勤勤恳恳地把自己的一生献给崇高的教育事业?能否像你爷爷奶奶一样:‘是一双两头点燃的蜡炬,照亮了别人,奉献了全部光与热;像两只一生勤恳的乳牛,吃进的干草,挤出的都是奶和血!’?”

女儿当教师后,确实很敬业、很辛苦!不仅要教好几门课,还要当班主任。其辛苦程度,并不亚于幼儿园、小学和中学的教师……

  如今,女儿这一辈,只有她一个当教师;孙囡这一代有两个大学毕业了,可都没有当教师,很令我失望!现在孙囡这一代,还有四个正在上大学,三个上高中,四个上初中,两个上小学。将来能否当教师,我还不得而知……

  所以,我仍然做着教师梦,迫切希望我们这个“教育世家”,继续承前启后,不致在孙囡这一代中断……

  在教师节、中秋节到来之际,谨向人类灵魂工程师们致敬!恭祝教师们教师节、中秋节快乐!恭祝健康、幸福、吉祥!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