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逝,弹指间六年的小学生涯如清风薄雾般去了。在校园里,每一天都是那么快乐,那么值得留恋,可如今,这些都化成了珍贵的儿时回忆。

小树要长大,每一个母校的同学都舍不得曾经快乐的时光。转眼间,迎来了最后一次见面(因为后来事实证明,我们再也没有碰见过母校老师)。同学们便安排起请老师吃饭,钱就由每个人平均出。同学们都来了,在饭桌上,六年来,我们班上的同学抑制了六年的那活泼、充满欢声笑语的性格毫不掩饰的展现在老师面前。真的,同学们从未在老师面前放得这么开过。一会儿,曾嗣清开玩笑打算只出一元请老师吃饭;又上了六次厕所,第七次还让谭东去帮忙“修厕所”,每次出来都要大叫一声“啊!”害得我上厕所时,大家都说:“出来时一定要叫一声!”一会儿肖杨又聊起了吴国豪的日记被她在做扫除时公布了,而且日记内容超好笑:一天XX把XX的橡皮碰在了地上,XX就把XX的橡皮也碰在了地上;XX非常生气,踩了XX一脚,XX也非常生气,又踩了XX一脚;XX踩了XX一脚;XX又踩了XX一脚……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吴国豪居然还问肖杨:“这是谁写的日记呀?给我也念一下!”总之,饭桌上总是欢声笑语不断……

在美好的欢笑声中,师生分别了。我们都很舍不得,想要挽留,却只剩下回忆。老师,您的音容笑貌,您的谆谆教诲,我们永远都不会忘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