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得时候,一个女孩走在城市偏僻的马路上。

月光照在女孩身上,在她身后拉出一条瘦弱细长的影子,影子在风中摇摇晃晃。

小美,加油!在坚持一会儿就到了,只要买到了雏菊花,康康的病就会好的!”女孩自言自语地说着,加快了步伐,在暮色里奔跑。

房子越来越稀少,两旁的树木越来越茂密,女孩独自一人在这幽深的路上奔跑。

突然,一只小狐狸从一棵大树后闪了出来。小狐狸像一阵风一般飘到女孩小妹身边,把女孩一把拉进了树林里面。

“ 你是要去山猫的雏菊花铺吗?“小狐狸机警的巡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问女孩。

“是呀!康康病了,医生说,只要康康快乐,病就好了。野雏花的话语代表快乐。

我打听过了,只有山猫的雏菊花铺里,才买正宗的雏菊花,那种带着山间露珠的雏菊!”女孩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因为激动,原本苍白的脸微微泛着红晕。

“是,哪里有山间正宗的野雏菊。”小狐狸停顿了一下,它的胡须轻轻地颤抖了几下,“可是,你听过有关山猫的雏菊花的传闻吗?”

“传闻?你是指有些顾客神秘失踪的事吗?”小美问小狐狸。

“是。出来的只有大人。几乎所有的孩子进去了,都没再出来过。”小狐狸点点头。

“那里的老板是一个非常丑陋,非常恶毒的女巫?”小美又问。

小狐狸牵动了一下子嘴角,没有说话。

“那只是传闻,没必要相信。”女孩的大眼睛里闪着。

“如果不是传闻,又是事实呢?”站小美对面,神情严肃。

“管不了那么多啦,只有野雏菊,才会让康康的病好起来。不管怎麽说,我一定要去试一试!”在暮色中,小美忽闪着眼睛像两颗晶莹的露珠在闪亮。

“如果你一定要去试试,那就不要告诉山猫你买雏菊的真正原因,随便撒一个谎都可以,只要不说因为朋油去的。”小狐狸说完,朝森林深处走去。

“记住,一定不要说真话。”走了一段路,小狐狸又回过头来,叮嘱小美。

小美望着小狐狸的身影愣了一下,马上转掉身子,朝着路的另一边奔跑。

在路的尽头,是一片茂盛的树林,点点橘光的灯光在树的缝隙里探头探脑。

“请进山猫的雏菊花铺!”在一棵最粗的棕树上,挂着一块用野雏菊装饰的木牌, 木牌上的字非常漂亮,温和,柔软,飘逸,显示着自出自一位幽雅的女士之手。

小美朝着木牌显示的方向,小心翼翼地钻进树丛。丛林深处,一座开满小花的小屋静静地站立着。

一束束野雏菊透过敞开的窗口,泛着淡蓝色的光泽。“康康最喜欢淡蓝色,这些野雏菊一定会带给他快乐!”小美的心“怦怦”跳动起来。

“外面的客人,请进来吧,门没上锁。夜晚风大,小心着凉!”屋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小美轻轻地推了一下门,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屋子盛开着一片淡蓝色的野雏菊,一个穿橘色长裙的女子背对着门口站在花间,正在用一个喷壶给花浇水。说是浇水,其实更像抚摸。小美仿佛听见了雏菊花快乐地“咕嘟咕嘟”唱歌的声音。

“想买野雏菊是吧。”女人的声音也像山间的风。

“是,康康病了,我想买一束野雏菊”小美一不留神,一股脑儿说了起来。

女人突然转过来,看了小美一眼。那是一双猫一样的眼睛,小美莫名其妙的感到一股凉意

“记住,一定不要说真话。”小美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小狐狸的话。

“跟我来吧,里面有更漂亮的野雏菊,你朋友一定会喜欢!”女人柔柔的说,指了指花架后面地一扇小门,脸上荡起一股神秘的笑容。

“没什麽,只是天色晚了,又是在丛林中,对这里的气氛不适应而已。”小美对自己说,“只要让康康的病好起来,没有什麽可以阻止我!”

小美转身,朝着女人的方向走去。

穿过一条细长幽深的通道后,女人把小美带到了一间屋。

“先在这里坐一下,我马上就来。”女人对小美笑笑,把小美推进了屋里,有反手拉上了门。

“咔哒”一声,门好像被东西锁上了。小美心里“咯噔”了一下,小狐狸的话出现在脑海里“不要告诉山猫你买雏菊花的真正原因,撒一个谎都行。”

小美摇摇头,想把脑海里的东西忘掉。

女人的灯搁在桌子上,上面雕刻着一只山猫的图案,在灯的上半部,点缀了几朵淡蓝色的野雏菊。

在微弱的灯光下,小美仔细打量着小屋。

女人猫一样的眼睛和笑容不时在小美的头脑中出现,“难道。。。。。。”小美心里闪过一丝慌乱。

“聪明的女孩,你一定猜到我是谁了吧。”女人的生音从窗外传来,门却没有打开。

“是的,我听过您的传闻。可是,我想让我的朋友快点好起来,所以我就着急的过来了。”小美停了一下,轻轻地说,“您很漂亮,我很喜欢您的雏菊花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