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孙悟空保唐僧西天取经,修成正果,被封为斗战胜佛,只是那猴头野性难改,不干正事,整日在天庭闲荡,白天游览名山大川,夜晚找寿星下棋、找太白金星搓麻将;高兴时就去天河洗澡;嘴馋时就去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去兜率宫偷金丹,去蟠桃园偷仙桃。想干啥就干啥,日子过得倒也清闲自在。

日久生烦。特别是近几年,实在是难以忍受,你道为啥?只因众仙下海经商,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哪有功夫陪他玩耍,可众仙又怕他弄得天宫乌烟瘴气,只好凑钱给他买了一台35英寸的彩电、一台电脑,那猴头大喜过望,整日泡在家里,可没隔几个月,麻烦来了:眼睛看东西模糊,引以为荣的火眼金睛也大不如前,浑身不自在,急得那猴头抓耳挠腮,把电视、电脑都扯坏了,甚觉天宫无聊,就向玉帝请假,回花果山消遣消遣。玉帝巴不得猴子离开,爽快地答应了。

那猴子到兜率宫买了几粒“长生牌”仙丹(那可是太上老君的最新专利产品),到蟠桃园偷了几十个桃子(王母娘娘现在是仙桃专业户,借玉帝的关系,把仙桃价格抬的很高,悟空买不起,只好去偷)。又捎上一瓶去年在蟠桃会上偷的“人参”酒,兴冲冲、乐悠悠,下凡奔老家而来。

刚出南天门,一股酸臭味迎面扑来,呛得猴头连连咳嗽,瞪大眼睛看看来自何处,可天空雾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归心似箭,且不管它。

凭着记忆,降落云头,那猴子站在了一座小山上,手搭眼罩,四下望去,不见树木,只见树桩,河水黝黑,散发着一股臭气。他非常吃惊:莫非这水中有什么妖怪?

猴头把金箍棒向下一杵,大声喝道:“土地何在?”

一股黑烟冒起,从地下冒出一个满脸污秽、瘦骨嶙峋的黑老头。

虽然一看是土地,但不是几百年前的土地了,看到土地这个样子,猴头的语气也软了下来:“土地公公,这是什么地方?可有什么妖怪?”

土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水,叹了口气:“大圣啊,现在的人哪,比妖怪还凶啊!他们大量的砍伐树木,乱捕乱杀野生动物,过度放牧,无休止的排放污水……小神也无能为力啊,就连花果山也……”“花果山怎么样了?说!快说!”那猴头已急了。“唉!”土地叹了口气,“大圣,小神实在说不出口,前边就是花果山,我俩一起去看看吧!”

“咦?这怎么可能是花果山呢?那漫山遍野的果树呢?水帘洞前的长长瀑布呢?那清清的流水呢?还有那些嘈嘈杂杂不知疲倦的子孙呢?怎么全没了?土地,到底怎么回事?”

“大圣啊,你成仙后,不知过了几世几劫,那些可恶的人类来到这里,建立了什么旅游胜地,乱砍乱伐,大兴土木,修了一条又长又宽的马路。后来,大批大批的人来到这里游览,乱扔垃圾;由于原材料便宜,水源充足,人类又建起了造纸厂。树没了,水黑了,小鸟也飞走了,再后来,发生了一次泥石流,埋没了一个工厂,砸死了许多人,剩下的人看到这里再无油水可捞,全撤走了,只剩下这光秃秃的山。”

“我那猴子猴孙呢?”

“大圣啊!”土地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你的子孙们可惨了。前不久,人类盛行吃猴脑,一窝蜂似的拥向了花果山,使出各种卑劣的手段,把所有的猴子都抓走了,幸运的被送进了马戏团,更多的则被戴上了枷,夹在桌子中央,桌面上只露着猴头,一锤敲破天灵盖,掀开,用小匙子挖着吃,猴子尖叫着,四肢乱蹬,不一会就死了,那景象真叫惨啊……”

“哇呀呀,气死我了。”那猴头捶胸顿足,脸色铁青,腾地跳到半空,掣出金箍棒,怒吼一声,向花果山砸去,只听得天崩地裂,眨眼间花果山再也不见了踪影。

“到东海去,龙王那里还是干净的吧?”那猴头无处可去,忽然想到了东海。

“不可不可,大圣啊,那东海已成了黑海、垃圾场,龙王正愁着往哪搬呢!”

“再回天宫。”猴头实在不愿回去。

“大圣,天宫也没有几天好日子了,你不见那浓烟滚滚冲云霄吗?”

“那可怎么办?”神通广大的猴子也不知如何是好。

要知猴头欲往何处,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